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学文化 >> 文章正文

陈建功东渡扶桑(上)

陈建功东渡扶桑(上):陈建功1913 年来到日本。那时辛亥革命刚成功不久,中国政府把培养工程技术人员视为当务之急,故而官费留学生的名额以工科学校居多,陈建功
第二年考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取得官费待遇,每月领得的生活费用,自己只花去一部分,省下一部分逐月寄给父亲,分期还清50 元盘缠钱之外,还能补贴家用,让几个妹妹可以念一点书。

他在高等工业学校学的是染色科,从大的专业范围来说,属于化工一类。但他不愿意放弃自己在数学方面的志趣,又考进了一所夜校——东京物理学校。同时读两所学校,白天学化工,夜晚念数学、物理,除去上课,还要做大量的习题,学习是何等紧张!连吃饭的时间都不得不尽量缩短,为了节约时间和节省开支,他时常啃糯米团充饥,久而久之,牙齿蛀坏了好几个。

这样的岁月过了好几年,除了学得理、工两方面的知识和技能之外,他更学会了珍惜时间。后来回到祖国,看到有些人办事不知讲究效率,常感慨说:“这些人真会浪费时间,只知道东西值钱,不知道时间宝贵,实际上时间最宝贵。”待到当了教授以后,他最不爱听学生叫嚷“时间不够”,他说:“根本没有‘时间不够’这回事,是自己不抓紧。”时间对陈建功来说实在太宝贵了,他非但善于抓紧时间,养成了高速度、高效率的工作习惯,而且连小说、电影也视作一种耗费时间的因素而避之唯恐不及。

他一生看的电影是屈指可数的。外国电影只看过卓别林的片子;中国电影中,欣赏的是《林则徐》、《聂耳》、《甲午风云》和《十五贯》。他常说,小说都是编造出来的,“看看(小说或电影)还不如我想想(数学问题)好。”

来到日本的第5 年,1918 年陈建功从高等工业学校毕业,1919 年春天又毕业于东京物理学校。在异国的6 年中,他学业突飞猛进,但耳闻目睹中国人在国外受人歧视,心头郁结着疾愤。

陈建功从小爱读历史,在远离祖国的日子里,他时常想念着隔海相望的神州故土。祖国有过灿烂的文化,科学上岂能长期落后于人,他相信,中国一定会繁荣富强起来,他愿意为此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1919 年他学成归国,到浙江大学工学院的前身,浙江甲种工业学校教书,教的是染织工业方面的课程,作家夏衍那时候是他班上的一名学生。陈建功业余时间继续钻研数学,负责指导一个数学兴趣小组。

1920 年陈建功离别新婚妻子,第二次到日本去留学。他来到日本仙台,考进日本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大学一年级时,他在日本发表了第一篇论文,登载在日本《东北数学杂志》上。据数学家苏步青先生最近在《陈建功先生数学论文选集序言》中介绍,这是“一篇具有重要意义的创造性著作,无论在时间上或在质量上,都标志着中国现代数学的兴
起。”中国数学史上,正式在外国发表学术论文者,第一位是留美的胡明复,第二位就是留日的陈建功,两人的论文发表的日期相隔不远。从这时候开始,陈建功成了一位在日本十分引人注目的中国留学生。

1923 年他从日本东北帝国大学毕业,回国后在浙江工业专门学校教数学,翌年应聘到国立武昌大学担任数学教授。

1926 年他第3 次东渡,到日本东北帝国大学去做研究生,在导师藤原松三郎指导下研究三角级数论。纯数学过去长期以来习惯上分成三个方面:分析数学,几何学,代数学。这当然不能包括全部纯数学,但是可以概括大部分。分析数学主要研究函数以及函数概念的进一步扩展后的有关概念。函数论是分析数学中最重要的基础之一。陈建功毕生的精力就用在研究函数论方面。他在日本做研究生的时候,就发表了许多数学论文。他曾致力的研究工作,跨越了数学中的不少分支。(待续……)

本文标题:陈建功东渡扶桑(上)

本文地址:http://www.ziyo.org/archives/1503.html

发布:小学数学资优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