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学文化 >> 文章正文

洪加威历经种种考验(下)

洪加威历经种种考验(下):1965 年,他完成了一篇数学论文《关于P(KP+1)(KP+2)阶的单群》,它的水平已相当于国外一篇很好的博士论文。13 年后,这篇论文被评为全国科学大会重大贡献成果奖。然而,洪加威当时对这项工作总感觉有点不过瘾,他希望能搞点更具有开拓性的和更有思想性的工作。接着,他相继又写了第二篇、第三篇论文。使段学复先生多年感到遗憾的是洪加威的第三篇论文,这篇论文里涉及一个找到世界上第六个零散单群问题,因为前五个“零散单群”是本世纪以前人们发现的,段先生十分了解当时洪加威的研究进展,觉得如果再深入一步成功大有希望,然而人为的因素终止了这项研究。不久终于让国外同行抢先找到了第六个零散单群。

1965 年底,洪加威卓有成效的研究工作中断了,他还是被专业不对口的原单位要回。疑惑、苦闷、忧虑。3 年多的艰苦努力结局竟还如此……洪加威的肺结核加重了,无情的手术刀切除了他的右肺下叶。接着,摧毁科学文化的风暴席卷而来,使他更加陷入困境。

1969 年,洪加威被下放到京郊南口人民公社七间房大队接受“再教育”。由于他机敏好学的特点,很快竟当上了大队的赤脚医生和公社的农业技术员。在这个广阔的天地里,再去研究群论是没有希望了,但不久,推广优选法的热潮把他吸引住了。搞不成群论,研究一下应用数学总可以吧!当时,优选法中的一个基本的问题:黄金分割法为什么是最优的问题始终没有人能解决。洪加威细心研究了这个领域,他一面劳动,一面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利用工余搞研究。很快,在极缺乏资料的情况下,凭借他十几年的雄厚数学
基础,黄金分割为什么最优的问题被彻底解决。他把写好的《关于一维优选的理论研究》一文寄给了当时正在搞优选法推广工作的华罗庚教授,华罗庚看到后很希望把他调到自己身旁工作或安排他到有关研究所工作。然而,在那种动乱岁月中,像他这样一面学生时代的“白旗”,文革期间他的父亲——一位老工程师,也因莫须有的罪名被赶回原籍,又使他蒙上家庭成份不好的阴影,他自然被种种理由拒之门外。

几年里,洪加威为了能有一个用他所长的工作岗位,四处奔波,想尽办法,然而所有单位的回答都是“不要”。难道我的事业就此为止了?此刻,他开始感到彷徨、沮丧,生活已是第三次向他开了大玩笑,他似乎不再抱什么希望,因为希望的结果往往带来更大的失望。此时的洪加威,从一个对国家民族,对自己都充满希望的热血青年,仿佛一下子变成另外一个人。此后,画画、下棋、音乐,甚至烹调、缝纫成了他发挥聪明才智的地方,最富于创造性的年华就这样一天天地消磨过去了……

平静的生活使他渐渐冷静下来,他时常感到空虚和不安。后来他想,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个受国家培养多年的知识分子,总应该为国家、民族做点最有价值的事,站着等,不如干着瞧。这样,一旦有用武之地,也不致悔恨自己磋跎岁月。即便等不到那一天,在我们临终的时候也可以对自己说:我一生虽无做成什么大事,但对生我养我的祖国母亲,也不能算是交了张白卷吧。从此,他更加发愤了。为了进城求知识,他只得经常借宿同学家,有时干脆躺在西直门火车站的长椅上过夜。为了想一个问题,他甚至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十几年没有一个固定专业,他不得不在数学许多分支里东碰西撞。然而,这却激励了他,磨炼了他,他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在事业中大显身手。

本文标题:洪加威历经种种考验(下)

本文地址:http://www.ziyo.org/archives/1523.html

发布:小学数学资优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