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数学文化 >> 文章正文

XY语言的研制(上)

XY语言的研制(上):1974年,洪加威终于结束了5年之久的“下放干部”生活,来到刚成立不久的“北京市计算中心”工作。在这里,尽管他在理论研究方面的优势难
以施展,但他很快就在计算机应用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创造才能。事情是这样的,70年代初,我国开始生产一种加工精度很高的数控机床。经过几年这一新产品就已遍及全国各地,成为各工业部门用来制造模具和加工精密零件的重要工艺装备。然而,这一先进装备在当时却拖了我国模具生产的后腿。

原来,所谓“数控”机床就是利用数字来控制机床的运行。每当生产一个零件时,工人们必须根据图纸进行计算,再把计算数据做成一卷凿着一个个圆孔的纸带装入一台光电机里,它就能“指挥”机床自动加工零件。然而,这种靠手工编制加工程序的方法非常麻烦,有时工厂为了编出一套模具程序,组织五六十人“会战”三四个月,但是在机床上一加工,零件却成了废品,原来不定是谁又计算错了!难怪有的老工人说:“我国线切割机床的切割速度是世界第一流的,但手工编程却是老牛破车!”为了解决当时我国模具生产直接面临的“老大难”问题,看来只有请计算机“出马”了。

北京、上海等许多拥有计算机的研究部门、大专院校都投入力量开展了这项应用计算机进行自动编程的研究。所谓自动编程,就是要先给电子计算机编制一个“软件”,只要把模具图纸的形状、尺寸告诉它,这个软件就可以指挥计算机自动地计算、编程,并输出一条控制模具加工的纸带。当时在美国已有一套大型数控语言——APT语言,但直接在国内使用它还有许多障碍。因此,许多研究部门都想把APT语言搬用一部分内容,经改造用于线切割机的自动编程。

北京计算中心也投入这项研究工作。外地取经、下厂调查,大家从不同渠道,热火朝天地搞起这个“迫在眉睫”的课题来。洪加威在实际接触中感到,美国的APT语言尽管是一种高级数控语言,但对我国线切割行业的实际问题存在着许多不便之处,它在设计上也有许多缺点。“我们何必都只在APT语言上做文章呢?”洪加威心想,“应当根据面临的实际情况,搞一个新的语言系统。”

他根据自己的初步想法拟定了一个方案,但刚一提交就被否决了。“自己搞一个语言系统难度太大了,还是借鉴美国的APT型照搞一个吧!”有人说道。少年时代就形成的强烈创新意识没有使洪加威就此罢休。“不,要搞就应创新,要自己设计搞中国式的。”他决心已定,宁可单枪匹马,也要大干一场。

1976年深秋,洪加威在一间矮小的地震棚里,开始了紧张的设计工作。搞一个应用系统的软件,对一个人来说的确是件异常艰巨的任务。在这项工作里,洪加威多年养成的“注重方法”的特点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新起炉灶,重新设计一个像APT那样的大型数控语言,至少要花费几十个人一年的工作量,这条路显然行不通。如果在某种现成的算法语言上简单地添一点内容,来实现自动编程的功能,工作量虽小,但它的功能不强,工厂的同志用起来也很不方便。洪加威苦心积虑,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当时国产计算机上使用一种科学计算语言——BCY系统,他十分巧妙地给这套语言系统做了一个“大手术”。打个比方,如果把计算机比作一个花盆,把原有的BCY语言系统比作生长在盆中的一片大的仙人掌,那么,洪加威设计的这种线切割语言就好像是嫁接在仙人掌上的蟹爪莲,由于它可以从母体中吸收更为丰富的营养,所以它的枝叶更为繁茂,它的花朵兼有二者的特性。为了使这套语言最精练、最有效,洪加威用上了一切可能的方法,夜以继日地赶写着。

仅仅一个月,手编程序就完成了。下一步要在计算机上进行调试,对这套程序做逐项检查。然而,当时计算中心的计算机总是忙得昼夜运转,像他这样的“单干户”,就更难有足够的机时。出于无奈,洪加威马上想出了一个“高招”,他调试之前设计好一个通用的模拟程序,利用别人停机做准备工作的空隙,就能很快地上机打出一卷他所需要的数据,从这些数据纸带上,就能方便地获得调试手编程序所需要的一切。这巧妙的方法竟使调试应花时间奇迹般的缩短了。

3个月之后,一种高效的国产线切割语言诞生了。根据特征,洪加威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XY语言。

本文标题:XY语言的研制(上)

本文地址:http://www.ziyo.org/archives/1528.html

发布:小学数学资优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