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老师的教育日志

让学生给教师撑伞就是不对

 2015年05月15日 没有评论 分类:小学班主任工作 

让学生给教师撑伞就是不对!近日,几幅小学生给一位女老师打伞的照片热传于网络。照片中,一个穿着校服的胖乎乎的小男孩,一本正经地拿着伞为老师遮挡太阳,那位老师手摇折扇,安心享受,丝毫看不出对学生有感激之情。
如此嚣张的举动让路人忍无可忍,于是拍下照来曝光于网络。最终的结果,老师受到批评,痛哭流涕地道歉,并恳求大家不要评论学生。其实,大家怎么会评论学生呢?无论是学生出于自愿给老师打伞,还是被老师要求给老师打伞,错误全在老师,我们岂能因为这件事去揣度那个学生是否是在讨好老师呢?

一位年轻的老师,有如此不雅行为,罪不及下岗,但应深刻自责、反省,并引以为戒。同时,这件事情既然热传于网络,很多老师也都看到了这个新闻,也应该检点自己的,有无类似的行为。

这本是一个很圆满的结局。可是,有人却站出来给那位犯错的女老师撑腰,认为她的行为并无不妥。为了调侃媒体的无知,竟自曝自己的诸多“劣迹”。例如,让学生给自己搬家,出差时让学生拿行李等,并故作惊恐地说,还好当时没有手机拍照。否则,自己也要受到“严惩”。

老师们读了这位“大佬”级专家的文章,无不拍手称快,到处转发,大有给那位女老师鸣冤的架势。笔者教高三毕业班,正好到了高考前的冲刺阶段,工作忙、压力大,可是读完那篇鸣冤的文章实在有很多话不吐不快。于是,趁这个周末,赶忙写一写对这件事的看法。

我也是老师,但不护短,如果我的观点让老师觉得替别人说话,欢迎老师们拍砖。自始至终,我认为,那位老师让学生给自己打伞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那位老师有能力自己打伞,为什么让学生去为自己打伞呢?如果那位老师没有力气撑伞或者身体有病需要照顾,那应另当别论。但从照片上看,那位女老师不像是没有力气或身体有病。但是,可能是“使唤”学生习惯了,与连打伞这种完全自己可以做的事情,自己不做,让学生代劳。

让学生给老师打伞与让学生帮老师搬家本质是不同的。说实在的,搬家比打伞累多了。我上高中的时候,帮班主任搬过家,因为老师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搬。那时候也没有搬家公司,班主任就找我们几个男生帮他。最沉的是一个双人沙发,我们5个男生和老师一起才抬下了楼。

帮老师的忙没有什么不妥,就算是现在,仍旧有很多学生在做帮老师搬家之类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不会曝光。可是让学生打伞这件“小事”为什么就被曝光,并被网络吵得沸沸扬扬的。因为让一个穿着校服的小男孩给一个有自理能力的女老师打伞的行为不好看。

看着照片,我们会觉得那个老师好像是一位旧社会的阔太太,而那个孩子更像极了一个童仆。任何人看到那情景,都会觉得怪怪的。只有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有人专门给他打伞,那位老师哪来的那么大的谱。

老师与学生是平等的,老师是学生学习的伙伴,是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的服务者。可那个老师的行为,哪里还能看到一点师生平等的影子啊。那些学生给老师打伞的照片,要不是学生穿着校服,谁也不会想到是学生给老师打伞。当人们知道那是师生关系之后,不禁想问位老师:在你心里,学生是什么?学生是什么地位?你把学生当成什么人了?

我教书十几年了,也遇到不少次学生为我撑伞的时候,而且当时我也没有生病。例如,中午上完最后一节课,下雨了,我没带伞,学生有伞,我就和学生一起去食堂,期间都是学生撑着伞,我俩都在伞底下。有时候,也会遇到我带伞,而学生没带伞的情况,于是我撑着伞与学生一起去食堂。我的学生是高中生,力气与我差不多,谁撑伞都不会累着。如果我的学生是低年级的小学生,我一定会帮他撑伞。

可是那位女老师根本并不是与同学同在伞下面,学生明显的在伞外面,只让伞为老师一个人遮阳。那位老师把自己与学生的关系搞错了,忘记了一位老师对学生的最起码的尊重。

既然是错了,那就是错了。认真承认错误,反思自己,改正错误。其他老师也要以此为戒,而不是去强词夺理,粉饰错误。更不可以试图让学生为老师打伞“正常化”。即便是那位小男孩出于自愿,老师也不应该接受。即便是那位老师曾经对小男孩的帮忙形同再造父母,老师也不应该接受。因为我们是人民教师,让学生如奴仆一般为自己遮阳不符合我们的身份。

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学生为自己送作业,学生帮老师擦黑板,学生帮老师拿实验器材等,这都是正常的,是一种约定俗成。现在的教育法规当中,没有规定学生给老师打伞是错误的,也没有规定学生给老师送作业是正确。那我们就摸着自己的良心决定什么事情该让学生做,什么事情不该让学生做。

如果哪一天,我们五十多岁了,成为长者、尊者,我们可以像孔子接受颜回为自己撑伞一样接受学生为我们撑伞。但如果我只有二、三十岁,身强体壮,那请你自己为自己撑伞,其实撑伞也不累。(威海三中 吴宾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b9e00f0102vh5d.html)

本文标题:让学生给教师撑伞就是不对

本文地址:http://www.ziyo.org/blog/archives/498.html

   
«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